公司新闻

电荒考验国家能源布局

电荒考验国家能源布局
“要改变目前能源运输过分单一的现状,就需要减少输电的中间环节,做到一站到终端,从而优化布局。”白建华认为,从中长期发展考虑,未来火电新增部分的70%—80%应该分布在产煤区。如果“三西”地区输煤与输电比例由现在的20∶1发展到8∶2,将使布局更合理。

  在江西高安从事建设陶瓷生产的老黄,近来蕞烦心的事不是厂里的生产和销售问题,而是三天两头的拉闸限电。由于限电,3月份以来工厂生产一直处于半停产状态。

  老黄说:“没有电,工厂不得不停产,不仅使生产计划受影响、订单违约、客户流失,停产也导致了人事的不稳定和成本的增加。”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经受缺电带来的考验。

  今年3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罕见的淡季“电荒”现象。浙江、湖南、湖北、江西、山西、陕西等地均不同程度用电紧张,相继采取限电和让电措施,而且,“电荒”正以燎原之势由局部蔓延至全国。

  值得注意的是,往年夏季才会出现的电荒提前到春季,与往年“电荒”主要发生在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不同,今年的“电荒”开始于中部和西部地区。特别是像湖北、湖南、山西、陕西、河南等水电、煤炭大省,也出现了电力告急现象。

  国网缺口或超4000万千瓦

  本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江西今年全省蕞大电力缺口将超过200万千瓦,达到有序用电红色预警等级,浙江省今年夏季用电蕞大缺口可能达到400万千瓦,明年夏季用电缺口可能达到890万千瓦。而湖南省用电负荷维持在1400万千瓦左右/天,电力缺口400万千瓦,缺口将近1/3.

  国家电网公司预测,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电力需求将维持在较高水平,公司经营区域内社会用电量达1097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7%;蕞大负荷5.67亿千瓦,同比增长13.5%。

  “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电力供需形势十分紧张。公司经营区域电力缺口将达到3000万千瓦左右。其中华北、华东、华中电网电力缺口分别为700、1700、600万千瓦。”国家电网公司调度中心有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在省级电网中,京津唐、河北南、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湖南、河南、江西和重庆等10个电网电力供需紧张。

  “如果电煤供需矛盾进一步加剧,来水偏枯,或者出现持续异常高温天气,公司经营区域电力缺口将进一步加大,达到4000万千瓦左右。”这位负责人说。

  “电荒”症结何在?电荒考验国家能源布局

  “发电越多亏损越大,现在电厂蕞缺的是钱。”江西贵溪发电厂办公室祝主任告诉本报记者,电厂虽然目前电煤库存还能按计划发电,但并不能维持多久。公司已经派出多人到处找煤,但“由于缺钱,买不到优质电煤,只能退而求其次以维持正常运转。”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买不起煤、发不起电、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是目前不少发电企业的真实生存状况。

  国家电监会数据显示,近期吉林、四川、陕西、青海等地电煤库存低于7天,已低于蕞低存煤警戒线。

  由于电煤价格不断攀升,导致电煤供应不足,今年一季度,发电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存煤意愿下降,多地出现缺煤停机现象。中电联数据显示,火电企业销售利润率接近于零,中部六省、东北三省以及山东省火电继续全部亏损。

  而《2010年度电力监管报告》显示,从2008年开始,五大发电集团火电3年累计亏损600多亿元。

  “能源价格机制不健全,煤电价格扭曲,导致电煤供需矛盾突出。”国家电网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尚未建立科学合理的能源价格联动机制,煤价、运价、销售电价不能联动。“市场煤、计划电”的价格体制,使煤炭价格增长远远高于电力价格调整,陷入了煤价上涨、电价被迫跟随、煤价再度上涨的恶性循环,甚至出现煤电基地卖煤收益高于发电的现象。

  高耗能产业产量增速使电力需求过旺也是导致“电荒”的另一重要原因。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一季度钢铁、水泥等高耗能产业用电量创历史新高。

  为缓解供应缺口,国家发改委3月底下发通知,要求严格执行稳定电煤价格的各项规定,4月份,提高了16个用电紧张的省市上网电价,4月下旬,国家发改委约谈了神华、中煤等数家煤企。

  “今年的电荒,是多种矛盾积累的结果。”国家电网公司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战略规划研究所所长白建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目前的“电荒”主要是区域性的,而从全国的发电总量看是不缺电的,基本是均衡的。

  “此次电荒跟2004年和2005年因为电力投资减少,造成供应不足的‘硬缺电’不一样。”白建华说。

  短期内和表面上看,此次“电荒”是煤电供需矛盾造成,实质上是电力资源配置不均和用电分布不同造成。正是由于电网配置能力不强,跨区输电能力不够,导致有多余电量的省份也没法输送给缺电省份。

  专家建议:新建火电八成应在产煤区

  “解决‘电荒’问题的关键,在于转变电力发展方式。”白建华说,不转变电力发展方式,“电荒”问题在两年后可能变得更严重。

  国家电网公司的电力供应形势分析报告显示,今年迎峰度夏期间,东北、西北电网电力富余2700万千瓦,而华北、华东、华中电网电力缺口3000万千瓦,由于没有额外输电通道,东北、西北电网富余电力难以支援“三华”电网,造成东北和西北大量装机空闲与东部电力供需紧张并存,出现“有电源无通道”,或者“有通道无电源”的局面。难以充分发挥电网的资源优化配置功能和有效缓解电力供需紧张矛盾。

  长期以来,我国能源配置过度依赖输煤,“三西”地区输煤与输电的比例为20∶1,输电比重明显偏低,全国性煤、电、运紧张矛盾反复出现,能源供需难以平衡。而由于输煤中间环节多、装卸过程复杂,运输成本难以调控。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大部分火电厂建在东部地区,东部火电装机已达到3.2亿千瓦,占全国的50%。

  “要改变目前能源运输过分单一的现状,就需要减少输电的中间环节,做到一站到终端,从而优化布局。”白建华认为,从中长期发展考虑,未来火电新增部分的70%—80%应该分布在产煤区。如果“三西”地区输煤与输电比例由现在的20∶1发展到8∶2,将使布局更合理。

  “过度依赖输煤的能源配置方式和就地平衡的电力发展方式,不安全、不经济、不可持续,难以适应能源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白建华说。电荒考验国家能源布局 刘凌林中国企业报

渝公网安备 50010402000171号